2020年,中国铁矿石进口突破11亿吨,创下历史新高纪录。1月14日,海关总署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1.7亿吨,同比增加9674.6万吨,增幅达9.5%。

创了新高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去年进口铁矿石的对应金额为8228.7亿元,同比增加17.4%,也创下历史新高。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数据显示,2020年铁矿石进口均价为101.7美元/吨,较2019年的94.8美元/吨相比,上升了7.3%。

中国铁矿石进口猛增,反映了下游钢铁市场的旺盛需求。在2020年12月21日举办的“2021中国和全球钢铁需求预测研究成果”新闻发布会上,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李新创表示,预计2020年中国粗钢产量将首次突破10亿吨,达到10.5亿吨,约占全球粗钢产量的60%。

李新创预计,2020年中国钢材消费量为9.81亿吨,同比增长9.6%。他表示,这一创新高的需求,拉动了中国钢铁产量创纪录。钢铁行业在支撑中国宏观经济快速复苏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中钢协统计,去年中国进口钢材2023.3万吨,同比增加64.4%;出口5367.1万吨钢材,同比下降16.5%。

铁矿石是钢铁的重要原材料。中国市场所需的铁矿石,八成以上依靠进口,澳大利亚和巴西是主要进口国。来自这两国的铁矿石进口量,分别占到中国总进口量的60%以上和20%以上。“2021中国和全球钢铁需求预测研究成果”预计,2020年全球钢材消费量为17.47亿吨,同比下降2.5%。除亚洲钢材需求量小幅增长1.7%外,中东、北美、非洲等区域均出现两位数下滑。

李新创预测,2021年中国钢材需求量为9.91亿吨,同比增长1%。

易涨难跌

2021年,在疫苗逐步问世之下,疫情趋势料将得到有效缓解,同时为了应对疲软的经济形势,大部分国家尤其是欧美发达国家将继续推进财政刺激政策,由此海外主要经济体逐步复苏也值得期待。

而钢铁作为经济基础材料,将在整体经济复苏中率先得到有效恢复。相关数据统计显示,当前美国钢厂排单周期为10周左右,2月—3月交货;而日、韩、印等亚洲国家钢铁生产已处于逐步复苏状态中。综合当前海外期现货市场来看,海外一季度对铁矿石需求预期较强。

2020年为了刺激国内经济复苏,基建投资扩增,铁矿石需求激增,1—11月同比上升约5990万吨,增幅为4.9%,刺激铁矿石价格创出历史新高。2021年,受疫情推迟的钢铁置换产能和按计划置换的产能将陆续投放,预计全年全国粗钢和钢材产量在扩大内需、加大基建投入环境下延续增长态势,全年粗钢产量将维持在10亿吨左右。

虽然市场担心若2021年年中废钢放开进口,会挤占国内对铁矿石原料的需求,但废钢进口量十分有限,并且废钢更多使用于电炉钢,即使放开进口,废钢对铁矿石需求的影响也将十分有限。由此,预计国内2021年铁矿石需求将同比增长约4500万吨,增幅为3.2%。

考虑到铁矿石现货供应季节性因素,一季度为澳洲及巴西飓风、强降雨多发期,恶劣天气将影响铁矿石生产及运输,平均季度发货量较二三季度低3000万—3500万吨。在国内春节前补库及海外需求逐步复苏的形势下,2021年一季度铁矿石将出现阶段性供应缺口。

综上所述,一方面,海外钢铁行业逐步复苏,一季度对铁矿石需求预期较强;另一方面,在国内春节前补库及海外需求逐步复苏的形势下,今年一季度铁矿石将出现阶段性供应缺口。整体上,铁矿石价格易涨难跌。”

进口废钢

自上周解除为期两年的废钢进口禁令以来,中国已经达成首单废钢进口协议。但是分析师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将大幅减少对铁矿石的需求。铁矿石仍然将是炼钢的关键原料。

2018年底,中国开始禁止进口废钢,以防止全球低品位的钢材废料倾销中国市场。这一禁令自今年1月起取消。

上周,有关部门还正式制定了新标准,将废钢重归类为“可回收的钢铁原材料”,同时将进口关税降至零。与此同时,一项全面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的禁令于上周五生效。

取消废钢禁令后不久,宝武钢铁和浙江巨东两家企业就达成了两笔交易,似乎是在进行早期“试水”。鉴于交易签订的价格过高,因此分析师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废钢进口会激增。

根据普氏能源资讯的数据,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旗下废钢交易部门欧冶于1月1日从日本贸易商三井物产购买了3000吨高品质废钢,用于其子公司宝山钢铁的生产。虽然商定的价格保密,但业内人士表示,价格在每吨500美元左右。中国东部的金属废料加工和贸易商巨东集团周六也在一篇帖子中表示,该公司已从日本平和集团购买了2800吨高级废料。价格也没有透露。

根据江苏省张家港的废钢采购情况,中国废钢价格约为每吨409美元。这意味着宝武钢铁采购废钢的价格每吨高出约90美元——以行业标准来看,价格偏高。

另一个阻碍废钢取代铁矿石的原因是其供应不足。2019年,全球铁矿石消费量约为22亿吨,中国消费量约为12亿吨。相比之下,全球废钢消费量仅约为6.86亿吨。

此外,由于中国90%的钢铁生产依赖炼焦煤高炉,废钢短期内不太可能取代铁矿石,因为废钢更适合用于电弧炉。

尽管中国寻求废钢作为替代选择,铁矿石价格在去年底小幅回落后再度上涨。澳大利亚和巴西的大型铁矿石生产商过去一周的出货量有所减少,这可能是由于轮船泊位和矿山维护等季节性因素造成。

必须警惕

铁矿石价格上涨,给钢铁行业的发展,带来了重大影响。此前,为了缓解钢铁行业的压力,印度钢铁行业还向该国政府提出了要求,希望能禁止铁矿石出口,将铁矿石优先提供给该国钢铁行业使用。

像印度这种铁矿存储量大的国家,还可以通过限制出口来缓解压力,而那些铁矿石纯进口国,又该用什么办法来缓解铁矿石价格疯涨的压力了?如果哪天澳大利亚和巴西同时抬高价格,或者停止对我国出口,我们该如何补齐缺口,防止被卡脖子?

所以在进口铁矿石的事情上,已经到了必须警惕的地步,我们必须得“广撒网、多敛鱼”,扩宽进口渠道,实施多元化分配。虽然只向一两国家采购铁矿石,可以减少运输成本,方便交易,但这种方式却存在很大的风险。

一旦某国的铁矿石占比超过了50%,那么当这个国家停止向我们出口铁矿石之后,我们将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下家,这会给钢铁行业的发展造成重大影响。因此,降低市场分配份额,将更多的国家纳入供货渠道,就非常的有必要。

有专家认为,想确保铁矿石进口的安全,那么澳洲铁矿石的进口份额,就必须像巴西一样降至20%。

据了解,在扩宽铁矿石供货渠道的事情上,我国已经展开了行动,开始大量引进蒙古国的铁矿石,并拿下了全球最大的西芒杜铁矿开发权,虽然性价比没有澳大利亚铁矿石高,但能避免一定风险。

但是我们也不能高兴,因为这里的产量不会太高,根本无法根本性替代澳大利亚,未来许多年,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份额依然会超过50%以上。虽然我国加大了废钢的回炉率,对钢铁进行二次再利用。但是,这些措施在短时间并不能发挥出太大的效果,弥补这么大的缺口,所以想彻底摆脱困境,还需要加倍努力才行。

改变目前铁矿石的现状,一方面需要国家发改委研究相关政策,加大对境外铁矿石开采的财政支持力度,但更重要的是国内钢铁行业要有战略远见,不能因为短期内遇到瓶颈,亏了,疼了,就放弃,开发权益矿不是资本炒作,更加需要时间与耐心。像宝钢这样的国内龙头企业,更应该从中发挥带头作用。

打击“疯狂的石头”,保卫供给侧改革的成果,对于国内钢铁企业而言,依然任重而道远。

上一篇:国内油价“五连涨”!加满一箱油要多花7.5元    下一篇:国内油价迎来年内首涨,将创下8年来首个“五连涨”    

Powered by 网赌担保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