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跟资金谈理性就是对牛弹琴;更有人说,跟炒酒股的资金谈理性完全就是多此一举误人子弟。是的,在几年前,如果理性的人都拿不住贵州茅台五粮液,也就错失了在A股赚大钱的机会。

  也许正是这个心态,所以很多人认为,既然茅台五粮液可以大涨,那么所有的酿酒细分龙头都应该涨。于是,最近黄酒开始大涨,理由也很简单直白,茅台靠的洞藏酱香靠年份赚钱,黄酒也是这样,京东上最贵的原坛封装女儿红每坛高达13580元。虽然它是23公斤装的,但每斤折合还是有近300元。而且单价上千的高端黄酒也不在少数,比如古越龙山的国酿1959白玉板,其单价也接近每瓶2000元,丹溪红曲八年每瓶高达1700元以上,金枫酒业的高端黄酒品牌石库门荣尊30每瓶的销售价格也在2000元左右。况且,黄酒在我国的酿造时间非常久远,黄酒、啤酒、葡萄酒并列为世界三大古酒,很多地方的黄酒都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从这些理由上看,黄酒似乎就有了炒作的理由。但实际上,这些理由都比较勉强。

  首先,黄酒和白酒的消费市场完全没有可比性。黄酒的消费市场局限性非常大,主要饮用市场在江浙沿海地区,其它地区更多是用作调料酒,市场空间非常有限。这其实也是黄酒企业一直难以做大的原因。比如会稽山的黄酒,其在江浙地区的销售就占了60%的份额,还有20%是上海;金枫酒业的产品区域性更强,上海地区销售就占了73%。这些品牌黄酒一旦走出长三角地区,就很难有市场拓展空间,从饮用习惯上很多地区都不接受黄酒。

  其次,黄酒的销售规模太小。2019年,黄酒规模以上企业销售收入只有区区173亿元,总利润才不过19.26亿元,而当年白酒的销售收入已经超过5300亿元,其中高端白酒市场超过1800亿元,根本没有可比性。正是因为高端白酒市场的稳定,才让白酒上市公司的净利润维持了一个比较稳定的增长,这其实也是市场炒作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飞天茅台、五粮液以及1573。

  第三,黄酒企业业绩增长乏力,估值太高,与白酒炒作的理由大相径庭。前面说了,由于有高端白酒市场的稳定,使得白酒上市公司特别是龙头上市公司得到了比较高的估值溢价。比如贵州茅台前三季度销售收入不足700亿元,但它的净利润可以接近 340 亿元,净利润率接近50%。黄酒龙头古越龙山前三季度的销售收入超过8亿元,净利润只有区区80万元,最近股价涨得比较厉害的金枫酒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只有区区86万元。试问:这样的业绩怎么与白酒龙头比较?况且,白酒龙头已经处于一个估值比较高的水平了。

  那么,市场为什么又要疯狂炒作黄酒股呢?这其实和A股市场没有树立投资理念,只是无厘头盲目跟风有很大关系。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目前市场对科技股打压的一个恶果。因为科技股持续调整看不到赚钱效应,于是无厘头娱乐性炒作黄酒、啤酒这些业绩增长缺乏保障的酿酒品种。因此,市场必须扭转心态,那就是重归科技股,即便科技股的炒作有一定的泡沫,但个人认为也比各种“酒泡”还是要好得多。

(文章来源:金融投资报)

上一篇:震荡消化获利盘 沪指止步四连阳    下一篇:大股东高位套现 酿酒板块市值蒸发千亿 A股“买醉”行情是该刹车了    

Powered by 网赌担保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